最学术的恶搞,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作者:新垣平 时间:2019-02-11 08:03 字数:950 字

在薛西斯大帝即位之年,东方中国正处于“春与秋”时代,一位“令人生畏的越国女士”拜访了越国的国王……此后,她带领着三千越甲突袭并灭亡了吴国,最终帮助越国建立了持久的霸权。
以上是对金庸短篇小说《越女剑》的概述。这种诡异到让人无力吐槽的文笔,系出自年初读罢即锁定了个人年度十佳位置的《剑桥简明金庸武侠史》。遗憾的是不少马虎的读者不明就里纷纷吐槽此中“翻译问题”,这才是真正的槽点。因此首先需要澄清,本书并不是什么海外汉学家的文学批评,因而也无所谓翻译问题——这是一位金庸迷兼文史爱好者诚意满满的玩票之作(矛盾的表述?但正是如此!)。
本“研究”以剑桥XX史的体例(历史编年论文)和文风(拙劣的翻译腔),以文史研究的态度和方法,一本正经地重构金庸先生通过十五部小说创造的古典武侠世界。换句话说,“倘若金庸武侠世界都是真实历史会怎样?”这就是本书的出发点。在这样的视角(设定)下,金庸先生便根本不再是一位小说家,实在是一位在湮灭的文献中重新发现古典武侠世界真相的历史研究者;十五部天书则是“查良镛博士”独创性的历史学研究成果,是本书的研究得以开展所依据的第一手文献资料。
作为对武侠世界的历史的梳理(这正是“简史”的题中之意),本书绝不止于对历史事件的编年——编年是研究的基础,而不是研究本身。《简史》旨在在诸历史事件的表象之下,用鲜明的逻辑线索将查博士的十五部“断代史”贯穿起来,以揭示这个在今天已鲜为人知的武侠世界之产生、发展直至消亡的历史进程。
为何“江湖空间”和“武术森林”独独只出现在中国?从对这一堪比李约瑟问题反题的设问的解答开始,《简史》通过对不同历史阶段政治经济特征的变迁的考察,发现推动武侠世界兴衰的深层社会因素,进而实现对武侠世界历史分期的初步规定:个人主导的时代(两宋)——门派主导的时代(元明)——帮会主导的时代(明清之际)。当然,侠客们的历史上可溯及春秋(越女剑,史记刺客列传),下可直达近现代(杨露蝉,霍元甲),只是直到宋代市民社会真正兴起,这个舞台才因侠客们摆脱了其前贤如聂隐娘对领主的人身依附关系而蔚为大观;又于近现代因火器的迅猛发展而同样迅速地式微,而商雅森博士(玩常凯申的梗,猜猜他是谁?)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选择用海外筹款购置的西洋火器重组帮会并改组它们为革命组织。
此外,任何一种社会生态与组织的历史变迁都应当是复因的,本书同样也从历代外族入侵与战乱,中央政府文化政策(宋代禁绝书籍外贸),本土宗教兴起(道教与武当)与外来宗教传入(佛教与少林,摩尼教与光明顶、黑木崖),门派政治与知识产权的保护与传承等方面寻求对上述问题的解答。
另一方面,即在对基本历史真相的重构之外,本书同时也进行历史的解构。兹列举几个课题并私拟题目予以管窥:武术水准越晚近越低下——武术世界的一般历史规律?越女阿青、北宋少林扫地僧的威名是如何建构起来的?华山论剑的实质与五绝体系的建立——争夺武术资源还是划分势力范围?“当世第一,深不可测?”——张三丰武术水准评估。
锦上添花的是,围绕主题及分支课题,作者不间断地和故作漫不经心地搞笑和掉书袋都让阅读过程始终笑个不停。历史学,宗教学,政治学,哲学,军事科学,地理学,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考古学,生理学,古生物学,物理学,体育学,博物学,佛学,道教史,格斗理论等等等等,作者真是样样不放过。作者还时刻不忘面对的读者“主要是西洋人士”,因此为了有助于不熟悉东方文化的读者的理解,《简史》常用比附的方式对相关文化对象予以说明,如以墨家比附方济各修会,内家理论基础比附斯宾诺莎哲学,以华山派气宗玉女峰之战比附“皮洛士式的胜利”。特别提出最让人眼前一亮的一点:作者为说明在新兴门派政治不同发展阶段中掌门与门人关系之演变,特运用了黑格尔主奴辩证法的理论形式,具体内容是:门派政治初期,聪颖的学生很快掌握了高超的武艺从而威胁老师的地位乃至生命,是为正题;进而片面强调老师的绝对权威——“师-父”,以致黄药师可以肆意残害门人,是为反题;进而将老师和学生共同纳入门派的一部分,保持微妙的平衡,则如雪山派掌门人失去理智后被门人集体废黜,是为合题。
最后再提一点本书的独有价值:作者提供了一种透过实证的视角阅读金庸武侠小说的生动示范。事实上,金庸原著对我的吸引力并没有很大,早在第一部倚天屠龙记读到一半之时就已经对繁复的武功描写感到了厌倦,真正吸引我读下去的则是盖世神功与新兴战阵的关系,是明教领袖与新政权的关系,是张无忌与韩林儿、朱元璋的关系,是在读金庸原著过程中发现记忆里《简史》所提出的各种奇妙观点竟逐一得到验证时的会心一笑。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gshu.net  Allrights Reserved 版权     备案: 浙ICP备18022206号-1